甘孜州委宣傳部長殉職 追蹤
  成都商報記者 蔣麟 顧愛剛
  核心提示
  雪山上殉職
  12月16日上午9時50分,甘孜州委常委、宣傳部長畢世祥等3人從康定前往新龍縣開展群眾工作,在翻越國道318線康定縣境內海拔4412米的高爾寺山時,因大雪道路結冰嚴重,發生事故,畢世祥同志因公殉職,另兩名工作人員不同程度受傷。
  昨日上午7時30分,甘孜州委常委、宣傳部長畢世祥同志的追悼會在康定縣舉行。18日,畢世祥被甘孜州委追授為“優秀共產黨員”。
  追悼會現場,哀樂低回,兩百餘名畢世祥的親朋好友前來參加,全場肅立默哀。畢世祥的妻子許惠明被親友攙扶著,哭著致完答謝詞,說話不超過兩百字,耗時不到兩分鐘,但情深意濃,在場許多人都哭出聲來。
  “世祥,你一路走好,你離開了我們,遠離了痛苦,遠離了煩惱,不用再靠安眠藥睡覺。你安息吧!你對家和家人的眷戀,我會銘記在心頭,我會照顧好媽媽,照顧好兒子,擔起這個家,撐起這個家,我們來世再做夫妻!謝謝州委,謝謝州政府,謝謝各位領導,謝謝各位同事以及親朋好友,讓他在世的時候不孤單,離開的時候不寂寞,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媽媽不說,我還不知道,爸爸他靠安眠藥才能睡覺。”畢世祥的兒子畢達說。家屬答謝後,是遺體告別儀式。追悼會後,畢世祥的骨灰被送回了他的故鄉———丹巴縣。
  昨日下午,聽說畢世祥“回家了”,丹巴縣上千名幹部群眾自發前來送行。畢世祥的兒子畢達介紹,隨後,父親的骨灰與爺爺葬在一起,“沒有舉行特別的儀式,大家都集體默哀悼念。”
  畢世祥生前好友、甘孜藏族自治州人社局副局長陳代康表示,這樣父子合葬有兩層意思:一是畢世祥非常優秀,配得上與他父親一起;其二是畢世祥生前工作非常忙,很少有時間陪父親,這樣就可以多陪陪父親了。
  最讓陳代康感動的是,畢世祥年過八旬、身患重病的母親胸懷博大。“老人家說,畢世祥生前即便路過家門,也很少回家陪她,但她理解他;她也不怪駕駛員,希望給兩名傷者更多的關懷;她還希望其他領導幹部照顧好身體。”
  回憶
  大學同學:高海拔會讓他頭痛難忍
  伍動勤和畢世祥是大學同學。大學畢業後,他們都回到了甘孜州工作,相識相交35年。伍動勤說,畢世祥在大學期間十分勤奮,很有語言天賦,英語成績在班上數一數二。為了練口語基礎,他去錦江賓館找外國人練口語,能夠流利地和外國人交流。
  畢世祥在康定民族師專擔任團委書記期間,出差途中發生車禍。這次車禍給畢世祥落下了病根,天氣變化或者高海拔,他就會頭痛難忍。但他依然服從組織安排,到海拔3000多米的甘孜縣擔任縣委副書記。伍動勤介紹說,後來州里發展外貿事業,在全州遴選懂外語的領導幹部,畢世祥的英語出類拔萃,成為最佳人選。
  昔日好友:紛紛寫詩送行
  畢世祥生前好友、甘孜九龍縣委書記趙景強作了一首詩《悼亡兄》為畢世祥送行:世間不測雪域哀,祥聽細聞疑難信。兄音朗朗歷歷目,你樽我盞今安在?走得匆匆潸潸淚,好人天堂也報暉。這首詩每一句開頭第一個字連起來就是“世祥兄你走好”。
  任嘯是四川省旅游局市場處的幹部,去年起掛職甘孜。“我和畢世祥相識8年,從他身上學到太多太多。”任嘯也寫下悼念詩一首:“天堂的路走好,太陽升起來了,陽光照耀的雪山聖潔無瑕,高原雪域無言,目送一個遠去的身影。月亮升起來了,天空中變幻著五彩雲霞,天界的大門開啟,迎接一個回家的靈魂。暮色降臨了,天地宇宙一片靜寂,滿天星光閃爍,照亮通往天堂的道路。”
  趙景強和任嘯都表示,寫詩只是對畢世祥的一種懷念,“他是個愛學習的人,還有很多他的朋友用這種方式跟他作別”。  (原標題:親友送別畢世祥)
創作者介紹

成龍

obzvheqh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