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3月28日電 題:中德為中歐合作樹“標桿” 雙邊關係“不可替代”
  中新社記者 石岩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對歐洲進行的訪問凸顯了歐洲在中國外交版圖上的特殊重要性,而作為該地區的“定海神針”,德國因其對華經貿合作熱絡而在中國對歐合作中扮演著核心角色。雖然去年以來,歐盟其他成員國愈加重視對華合作,但中德關係的特殊性及雙方天然的互補性,決定了德國在中國對歐合作中的不可替代性。
  “就整個歐盟乃至歐洲而言,德國是與中國經濟上最為互補的一個國家,而正是經貿關係構成了中德之間最重要的合作基礎。”中國歐洲學會副會長、上海市歐洲學會名譽會長伍貽康向中新社記者分析。
  伍貽康指出,自科爾政府以來,德國曆屆政府與中國均保持了良好的合作關係。儘管默克爾上任伊始,曾因大談人權而一度影響中德關係,但作為優秀的女政治家,默克爾很快展現出其靈活務實的一面。正是在默克爾任內,中德將雙邊關係提升為戰略伙伴關係,併在2011年正式建立了中德政府磋商機制。
  數據顯示,中德建交後40多年裡,中德貿易額增加至2013年的1616億美元,增長了近600倍。中國已成為德國在亞洲最大貿易伙伴,德國則躋身中國在歐洲的最大貿易伙伴。支撐這一巨變的重要原因便是,德國有中國急需的技術和設備,中國則為德國提供了廣闊的市場。
  近年來,隨著中國企業“走出去”步伐的加快,中國對德投資大幅增長。德國貝塔斯曼基金會公佈的《中國對德直接投資》報告認為,中國的投資給德國帶來了就業崗位,這對兩國來說都是機遇。
  “中德之間也有很多的相似之處,兩國出口額在本國經濟規模中占比巨大,雙方都大力發展實體經濟。在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上,中德雙方都積極支持並付出了實質性努力。”復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向中新社記者指出。
  丁純補充說,與中美或中歐其他國家關係不一樣,中德關係沒有太多地緣政治層面的糾葛,這也構成了雙方推進合作的一個重要條件。
  “中德兩國在政治及文化層面求同存異,互相尊重對方核心利益。”伍貽康指出,上世紀90年代至今,在西方普遍對華實施高科技出口管制的情況下,德國是向中國出口高新技術最多的西方國家之一。對此,中國政府和民眾感念於心。
  對於中德關係的“紅火”,英法等其他歐盟國家的“艷羡”可以想見,後者欲借本次習近平出訪歐洲之際“向德國看齊”的態勢明顯。但伍貽康認為,相較於中法、中英關係,中德關係具有無可替代性,德國仍將是歐盟內部中國最主要和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從經濟層面而言,法國與德國近年來已不能同日而語。”伍貽康指出,與德中關係相比,法國與中國之間更重要的還是政治及文化上的溝通。但伍貽康指出,由於法國積極推動歐洲一體化,這一戰略本身便足以贏得中國對其的尊重。
  相較而言,英國儘管與中國有著傳統友好關係,經濟上具有巨大互補性和合作潛力,但由於英國近年來“脫歐”傾向愈加明顯,這一“離心化”趨勢顯然不利於中英乃至中歐關係的發展。
  “總體來講,歐盟其它國家都有發展對華經貿關係的強烈意願,它們相互之間的競爭並非零和游戲。”丁純指出,中德關係具有其“特有的優勢”,這構成了兩國關係的“不可替代性”。
  丁純指出,對於中德之間的良好合作態勢,兩國都“十分珍惜”。但需要看到,中德之間亦存在著一些制約合作推向深入的因素,這些是雙方未來合作的潛力之所在。
  “具體而言,德國投資者希望中國市場得以進一步擴大和開放,在此過程中,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加強等最為前者所期待。”丁純指出,“而中國則希望進一步推進對歐投資便利化,儘早實現人民幣的直接交易”。
  伍貽康則指出,德國應在對華高新技術技術及成套先進設備出口轉讓方面加大力度,同時推動歐盟在解除對華武器禁運方面有所行動。
  “不同制度、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分歧不應影響雙方關係的深入發展。”伍貽康指出,中德雙方儘管過去有過波折,但沒有長期性、根本性的分歧,立足於長遠,雙方應珍惜當前的寶貴機遇期,推動雙方關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完)  (原標題:中德為中歐合作樹“標桿” 雙邊關係“不可替代”)
創作者介紹

成龍

obzvheqh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